启德机场

路过蜻蜓2

*杀团
 平行世界,勿扰真人

2.
第二天,陈玘轮休,叼着牙刷在厕所里拆避孕套的塑料封。

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一下。

王皓助理打给他,说:“天啊,司机又请假了,陈先生能不能顶一下?”

陈玘满嘴牙膏沫地说好,不小心喷在盒子上。

助理又说:“还有啊,陈先生能不能带点感冒药过去?”

陈玘皱了皱眉,伸出拇指去擦。




王皓穿了件深蓝衬衣,披着外套。经过花坛的时候猛地停住,弯下腰剧烈咳嗽。

陈玘看着他,眉毛拧成一团。

陈玘把副驾车门拉开,说:“没到上班时间,王先生不要坐后面了,就当和老朋友一起兜风。”

见王皓不说话,陈玘挠了挠头补充:“再顺便吃个早饭。”

“我吃过了。”王皓迷迷糊糊走过来,一抬头见是陈玘,愣了两秒:“怎么是你?”

陈玘发动车子:“是你司机又请假啊。”

王皓沉默了一下,给助理拨了个电话。

陈玘听完咋舌,偏头看他:“搞什么?今天多请一天假,你就要辞掉他?”

王皓笑:“谁知道明天会搞什么?”

陈玘说:“你司机也是大陆人吧?”

王皓看着手机,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陈玘说:“我听他讲过江浙方言。”

王皓不明白陈玘为什么要问,抬头看着他。

陈玘沉默一阵,开口:“香港人自己都很难找工,何况大陆人。你这样辞掉他,他要怎么办?”

王皓一阵咳嗽,咳完了拿张纸擦鼻涕,缩在座位上有气无力。

王皓说:“想不到你这么善心啊。”

早高峰堵车。

陈玘看着离前面马6越来越近,沉默地踩了脚刹车。

王皓吸了吸鼻子说:“他上周新晋老豆,可是小朋友状况不太好。我给他包了个红包,让他先回家照顾。”

陈玘“啊”了一声,说:“王先生,你这么好,我更喜欢你了。”

王皓又擦了把鼻涕,说:“有完没完,还耍我啊?”

陈玘看了他一眼:“你感冒行不行啊?”

王皓瓮声瓮气:“行啊。”

王皓自己把鼻子擦得起皮,看着又狼狈又委屈。

陈玘说:“王先生,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片子。”

“你对一杯水说我好喜欢你我爱你,水就会变甜。你对一碗饭说我好喜欢你我爱你,饭就会变香。”

王皓骂:“我靠,你信那个啊?”

陈玘敲着方向盘:“我不相信啊。”

“所以我才对你说我好喜欢你我爱你。你会怎么样啊?”

车里一阵沉默。

陈玘刚想说点别的缓解尴尬,王皓忽然欺身亲上来。

王皓闻起来似一阵海风,中调是柠檬味的木兰花和奶腻的晚香玉。

王皓像一棵植物。

他的嘴唇擦过陈玘的。

王皓手叠在胸前,说:“好玩吗?”

陈玘呆住了。

王皓又说:“我长得像你发小吗?还是读书时的暗恋对象?”

“还是我什么地方会让你想起前女友?”

“是不是你来香港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吃过饭?我把一颗鱼蛋夹给你,我忘了,你却记到现在?”

后面车不耐烦的鸣笛叫醒陈玘。

陈玘吓了一跳,手忙脚乱地发动车:“靠,王先生,你怎么就不相信一见钟情啊?”

王皓说:“你拍电影啊?”

车子快到公司楼下了。

王皓垂下眼睛,面无表情地翻了翻日程:“我今天不出门,在公司审方案,下班来接我去四季酒店。”

“这两天的工资我助理都会打给你。今天下班之后你就不用来了。”

王皓抬头看了眼陈玘:“你玩够了,就回去吧。”

陈玘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,转过脸瞪着王皓。

“你看我干什么?”王皓皱起眉毛,“你把冷气关一下,我有点冷。”

王皓抱着手臂,缩在座位上。鼻头红着,脸白得像晕车,看着就难受得要死。

陈玘笑了一下,慢悠悠地开口:“……我没开冷气。”

说罢一脚油门,路过王皓上班的大厦,直奔医院。

王皓差点跳起来,喊他:“你搞什么?停车啊!”

陈玘说:“你现在头一定很烫,不去医院打吊针,转成其他病会很难搞的。”

王皓气急败坏:“你这个人怎么总是想一出是一出?什么都乱讲,什么都敢做?”

一路绿灯,畅通无阻。

陈玘也喊:“都是第一次做人,都没有经验,我凭什么不随心所欲一点?”

想起兜里的感冒药,陈玘抿了抿嘴,心里不舒服:“而且我哪里是想一出是一出?”

陈玘拿药前把王皓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塞好。王皓叼着温度计,浑身没力气,只能蜷着腿乖乖地等他回来。

有个小护士给临床换药瓶,王皓喊住她:“什么时候到我啊?”

临床的阿伯按铃按晚了,液柱离针头就剩10厘米。小护士忙的要死,一边给临床卷气泡一边喊:“到什么你啊?刚才那位先生讲,你连早饭都没吃。”

王皓被识破,怏怏地转过头。

小护士提着空瓶子喊他:“不要无所谓啊,自己的身体,别人都比你上心。”

王皓说声谢谢,又往被子里缩了缩。

过了一会儿邱贻可提着外卖盒进来,王皓多看了几眼,认出他来。

邱贻可也看到王皓,走了几步凑在床边,问:“王先生怎么回事,身体不舒服?”

王皓抿了抿嘴,说:“感冒了,有点发热。”

邱贻可点点头,又说:“王先生有没有看到阿玘啊?”

王皓说:“怎么?”

邱贻可四处看了看:“阿玘说他女朋友病了,让我带外卖过来。他女朋友是哪个啊,王先生见过没有,靓不靓啊?”

王皓挑挑眉,表情精彩。

陈玘刚好提着处方和药进来。

三个人面面相觑,陈玘脸色一变,把邱贻可推走。

王皓蜷着腿,坐在床边打开粥盒,上面蒸汽闷出的水珠滴了他一手。

看见陈玘站在走廊里,扒着邱贻可的耳朵说话,王皓就忍不住笑。

陈玘回来摸着后颈,说:“我常吃这家,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。”

王皓鼓着脸吹了吹,说:“你女朋友是哪个,靓不靓啊?”

陈玘一噎,垂着手站住,没回答。

王皓把粥喝完,手扬起来摆了个投降的姿势,说:“好啦,阿玘,你不喜欢男人,也不喜欢我。”

“我每周工作80个小时,有时候下了班还要和英国分部通视频。我工作真的累惨了,压力也很大。”

护士进来扎针,王皓低头看着,缓缓地说:“你要是想找人散心,我可以介绍个卖保险的靓仔给你,他工作时间很有弹性。”

小护士贴好胶带,抬头看王皓:“啊?给我啊?”

王皓憋着笑,说:“也行啊。”

小护士耳根一红,摇摇头端着药盘就走。

陈玘听完,大脑一片空白。你你你结巴了半天,脱口一句:“你真喜欢男人啊?”

王皓脸色一沉。

陈玘看在眼里,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凳子上,手扶着膝盖急得要死:“不是啊,王先生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王皓偏头盯着莫菲氏滴管,在心里算它一分钟内的滴速。

陈玘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,出门买个泡面都能钟情便利店店员,你知不知道?”

王皓笑骂:“你是年轻人啊?”

陈玘说:“我师傅说我,人到五十岁也是年轻人。所以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王皓的滴数数乱了,偏头看陈玘。

陈玘直直撞进他的眼睛。

王皓眼睛像一面湖水,扔进一颗石子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陈玘见王皓没反应,不由分说地把他的手牵过来,小心翼翼地放在手里暖着。

王皓刚想说话,邻床的阿伯唰地拉上隔帘。

阿伯在那边骂:“早唞啊基佬!”

陈玘跟王皓对视一眼。

王皓无奈地笑笑。

陈玘捏了捏王皓的手,悄声说:“王先生,你怎么这么好,人长的靓,待人宽容,性格也温柔。”

王皓说:“搞什么,忽然拍我马屁?”

陈玘说:“刚才医生说你低血糖,让我讲点甜言蜜语给你听啊。”

 

对面床躺着一个学生仔,穿着撞色卫衣和吊裆垮裤,看着他们,酷酷地比了个拇指。

王皓对他笑了笑,低头在陈玘耳边说:“我一点都不宽容。去年我在公司,骂一个刚入职的小孩不会做事,小孩哭了一中午。”

“我也不温柔。我的衣柜里有花西装和镭射鞋,可周末总加班,少有机会穿去酒吧夜店。”

陈玘张了张嘴,有点惊讶。

王皓把手抽回来:“所以你根本不了解我。我的生活其实和你一样,甚至没有你的好玩。”

“我来香港两年,没有去过旺角夜市,没有坐过天星小轮,没有拍过拖。”

“我生活很乏,你不要再来找我。”

陈玘舔了舔嘴唇,没再讲话,起身离开。

王皓看着他的背影,紧绷的身体终于松了口气。

过了一会儿小护士进来换药瓶,王皓问她:“还有多少瓶啊?”

“还有一瓶。”陈玘抱着手臂靠在门边,懒懒地说,“你司机辞职了,以后早晚我去接你吧。”

王皓说:“你不当班的啊?”

陈玘笑:“我以为你会说‘我什么时候准你安排我’?”

王皓一噎。

陈玘笑着走过去。王皓额头汗津津的,陈玘帮他理了理头发:“你在吃药,晚上不要喝酒啊。”

说完手在裤兜里掏了掏,左手拿着钱夹和手机,右手是戒烟糖盒和钥匙串。

“我听你的话,已经不再抽烟了。”

陈玘看了药瓶一眼:“我去接点热水,一会儿你喝冲剂。”

陈玘来香港两年,在亲戚的餐馆帮过工,送过外卖,做过759阿信屋的店员,最后在修车行稳定下来。

两年零五个月,陈玘的兼职是做王皓的专车司机。

早上陈玘早起,买两个饭团,一个鸡肉脆骨饼,一个火腿蛋包饭。开车在王皓楼下等他,看他把早饭吃下去。

下班的时候,陈玘去雪糕车买两个莲花杯。云尼拿味的给王皓,朱古力的给自己吃,王皓偶尔也会吃,小心翼翼地从自己杯里挖走一勺。

八月王皓拿下一个大案,心情很好。下了楼,笑眯眯地单手解开一颗衬衣扣子。

陈玘看着他的手,说:“最近一直在下雨,空气很好。要不要走一走啊,就当老朋友一起散步?”

王皓接过他的冻奶茶,走冰走糖,说“好。”

站在马路边,王皓看着对面的数字跳到15秒,对陈玘说:“认识你之前,我在香港只喝咖啡,每天……”

陈玘忽然拉住他的手腕,喊:“先过马路啊!”

王皓就被陈玘拉着跑起来。

领带飞起,西装下摆随风上翻,奶茶一晃一晃,洒在王皓手上。

刚踩在对面的台阶上,王皓扶着膝盖喘气,看见地面上水迹的倒影由绿变红。

王皓气得要死,骂:“你有没有病啊?明明只有15秒,为什么不能等一等?”

陈玘笨拙地掏出纸巾给王皓擦手,说:“对不起啊王先生。”

“我只是在想,很多事情不能等的,等到下次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刚才过马路的时候,第一排车是卡罗拉,奥迪A6和奔驰。我不知道,以后要在这里过多少次马路,才能再碰到同样的车。”

王皓看着陈玘。

天色暗了,陈玘逆着光,身后大厦的霓虹灯给他镶了一个五颜六色的边。

陈玘捏着纸团,眉眼柔软得一塌糊涂。

“香港有720多万人,有些人只能见一次。你这样总等一等,会错过很多事。”

王皓看着他出神。

评论(9)

热度(24)